“中国杀人蜂”——大树脚村人象冲突的出路?

“中国杀人蜂”——大树脚村人象冲突的出路?

作者:张皓然 王之芊 丁君周 马晋遥

如果你想亲眼见一见野象,而不是在动物园里的大象,那你一定会想来大树脚村。

大树脚村坐落于云南省,这里的村民大多以种玉米和茶叶为生。数十头野象于2017年首次进入大树脚村,并常年生活于此。之后,大树脚村的村民便深受人象冲突的困扰——他们面临严重的经济损失和人身安全问题。

野象破坏大树脚村玉米地 图源:中南屋

经济损失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野象每次来都吃我家的苞谷,一年就损失了4000元。”王姓村民无奈地说道。像野象破坏庄稼和房屋等损失,就属于直接损失。

间接损失是由直接经济损失引起的其他损失。比如,多位村民曾表示,虽然野象不吃茶叶,但由于它们经常在茶地周围排徊,导致村民错过了最佳的采茶时间。因此,许多茶叶也白白浪费了。

野象在茶山上活动,村民无法上山采茶 图源:胡益之

此外,野象还会威胁村民的人身安全。段姓村民夜间在家休息时,就曾突然听到野象撞击大门的声音:“我被大象吓得送进了医院。”

这样的案例层出不穷。于是,为缓解人象冲突,全球很多组织提出了各种防象方案,比如电网、防象围墙等。在诸多方案之中,蜂箱栅栏是颇为有效的方式之一。

全球蜂箱栅栏的应用

蜂箱栅栏最早是由动物保护组织“拯救大象(Save The Elephant)”所提出的。其基本原理是利用东非蜂(Apis mellifera scutellata)去攻击大象身上的柔软部位,并且对其起到警示作用。在许多人象冲突高发地,蜂箱栅栏都有广泛的应用。

比如,在肯尼亚的特卡纳村,村民就经常要忍受大象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他们尝试过多种方法来防象,比如电围栏、辣椒喷雾等,但基本都失败了。

为了缓解这里的人象冲突,“拯救大象”用东非蜂蜂箱做成“蜂箱栅栏”来驱赶大象。首先,科研人员把蜂箱架在木桩上,并且用铁丝网连接起来,每个间隔十米左右。其次,通过大量的数据采集和分析,他们得出了大象最常来的路线,并据此布置上蜂箱栅栏,最终形成了一个长达1700米的栅栏。这个栅栏把大半个农场全部围了起来。

蜂箱栅栏示意图 图源: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在长达两年的实验中,共有13群大象尝试接近农场周围。但因为有这些攻击性很强的东非蜂的存在,其中有12群都掉头走掉了,只有一头特别鲁莽的公象最终冲破了蜂箱栅栏。

图中黄色线条为蜂箱栅栏安装位置 图源: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另一个成功使用蜂箱栅栏进行防象的村庄,是坦桑尼亚阿鲁沙国家公园边缘上的伦多亚村。这里的村民们主要靠农业生产来维持生活。但是由于村庄位置紧挨着保护区的边缘,大象经常会越过边界而进入村庄里觅食,并最多可以破坏约75%的农作物。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个叫做“濒危动物警示录”(Alert for endangered wildlife species)的组织帮助村民们安装了蜂箱栅栏。

坦桑尼亚当地的蜂箱栅栏 图源:voanews.com

这个组织在后续走访中发现,蜂箱栅栏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为自己的栅栏安装了五个蜂箱的村民巴拉卡描述道,在安装完成的前几周,有将近50头大象越过保护区边界,摧毁了他农场旁边的木栅栏,最后冲进田地里大快朵颐,将各种农作物尽数损毁。而在安装蜂箱栅栏后,他发现进入他田地里的大象数量少了将近一半。巴拉卡直言:“我发现了,大象和蜜蜂真的不共戴天。”

另一位村民戴玛也认为蜂箱栅栏效果很好。他表示,在装完蜂箱的几个月里,他没在农田附近看到过一头大象。他很高兴“看到人和大象能在这片草原上能够和平共处”。

实际上,蜂箱栅栏在非洲大陆上应用非常广泛,也普遍取得了不错的效果。而作为蜂箱栅栏的核心,起到防象效果的蜂类通常是有极高攻击性的东非蜂。同时,“拯救大象”的主席露西(Lucy E. King)曾指出,蜜蜂的嗡嗡声也会给大象起到一个警示作用,让其不会轻易地靠近蜂箱。

大树脚村能使用蜂箱栅栏防象吗?

尽管东非蜂在缓解国外人象冲突方面效果显著,但在大树脚村,引入东非蜂明显是存在问题的——它会抢夺本地蜂种的食物资源,从而破坏当地生态平衡,甚至给村民带来生命威胁。

然而,当地常见的胡蜂(Vespoidea)则有希望作为替代蜂种进行养殖,发挥类似的作用。

有七年经验的养蜂人杨师傅说道:“大象这哺乳类动物在陆地上算是食物链顶端了。而胡蜂在陆地上算是昆虫食物链顶端了。”

大树脚村最常见的金环胡蜂 图源:Bugwood.org

胡蜂属于大型昆虫,体长通常在3-6厘米不等,并且拥有长且具有毒性的蜂刺。就像东非蜂被称为“非洲杀人蜂”,胡蜂被称为“中国杀人蜂”——其具有极高的攻击性,使得生物靠近它们的巢穴时,便会被蜂群攻击。它们还会在入侵者身上留下信息素,提醒更多的胡蜂赶来围攻,对入侵者造成持续不断的伤害。

人类被胡蜂蜇后,可能引起严重过敏反应 图源:Panther Pest Control

2013年,在陕西省就曾发生过一场胡蜂灾难。当时,路过的陈先生在救助一对被胡蜂包围的母子时,自己也被大拇指般大的胡蜂猛蜇,导致急性肾衰竭,一度生命垂危。他心有余悸地说:“胡蜂一直追了200米,围着我蜇了将近3分钟……”

同样,倾巢而出的胡蜂也足以威胁到皮糙肉厚的大象。在云南某野象保护区附近养蜂的杨师傅,就曾亲眼目睹过胡蜂逼退大象的场景。有一次,大象只是经过了杨师傅所养的胡蜂蜂巢,就遭到了蜂群围攻。其中有一只胡蜂蜇到了大象的鼻尖——也是大象全身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在发出一声叫唤后,大象掉头就跑,之后便再也没有靠近该区域。

此外,有大树脚村的蜂农也见到过类似的场景:曾经有象群路过时惊扰到了他养的胡蜂,因而遭受到了攻击。在被蜇了好几下之后,大象便开始后退,一直退到远离蜂巢的安全区域才停止。

不难发现,胡蜂极强的的攻击性可以有效逼退大象。同时,村民表示大象能够互相交流,在遇到危险时,会通知彼此,远离危险。

另一方面,大树脚村拥有适合胡蜂生存的自然条件。胡蜂通常以昆虫和树浆为食。而大树脚村不仅拥有丰富的昆虫资源,同时这里年平均气温为18.7℃,适合树木产出足够的树浆,作为胡蜂的食物来源。

胡蜂在捕食蜘蛛 图源:www.amentsoc.com

因此,在大树脚村也有着几户人家常年养殖胡蜂。鉴于胡蜂大多在地里筑巢,养蜂人们通常会在地里挖一个深70公分、宽30公分的洞。随后,他们会将蜂巢放入洞中。在洞中的胡蜂则会自行寻找食物、繁衍和产蛹。

地里的胡蜂蜂巢 图源:GoPests.com

如果想通过蜂箱养殖胡蜂,操作也较为容易。大树脚村的蜂农指出,只要在蜂箱底部铺上一层不含石子的泥土,并且确保每个蜂箱之间相隔300米以上,就可以用于养殖胡蜂。

而根据大树脚村的实际情况,如果想用胡蜂来防象,只需要在两棵树之间用铁丝串起一个胡蜂蜂箱,置于大象进村的必经之路上即可。

胡蜂蜂箱结构 图源: Old Farmer’s Almanac

除了具有潜在的防象可能,胡蜂本身也有着很高的商业价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当地的经济收益。通常来说,一窝包含20只成蜂的蜂巢成本约为1300元。而因为丰富的营养价值,一公斤的胡蜂蜂蛹则可以卖到200元左右。根据大树脚村几位养蜂人的经验,一年下来,一窝胡蜂的收益可以高达4000到6000元。而近年来,大树脚村的村民年平均收入约为10000元。

胡蜂蜂蛹 图源:The Splendid Table

同时对于部分有经验的养蜂人来说,他们甚至可以自己做蜂箱、上山抓捕野生胡蜂来进行养殖,直接省去了成本费用。有蜂农说道:“白天我们跟着在外面的蜂子找它们的蜂巢,到了晚上,蜂子都回家了,我们就去把蜂巢挖出来装到笼子里,带回自己做的窝。”

因此,在自然环境和人工技术的支持下,在大树脚村通过胡蜂蜂箱栅栏来防象,是一个具有可行性的方案。

胡蜂防象,可能面对哪些问题?

虽然在大树脚村养殖胡蜂具有防象的潜力,但是也同样面临着诸多挑战。

首先,胡蜂作为具有高攻击性的蜂种,其养殖不可避免地会给人类带来安全威胁。大树脚村多位养殖过胡蜂的村民描述,胡蜂蜇人能使人皮肤红肿,且剧痛无比,更有甚者则可能导致严重过敏,危及生命。

针对这样的问题,研究表明大树脚村所养殖的胡蜂作为金环胡蜂的一个亚种,只有在人与蜂箱距离小于五米时,才会产生攻击行为。因此,可以考虑在胡蜂蜂箱五米范围外放置警示围栏,即可有效保证附近村民的安全。

金环胡蜂 图源:insecta.pro

其次,胡蜂会以中华蜂为食,可能给当地中华蜂的生存带来较大威胁。一位同时养殖过胡蜂与中华蜂的蜂农便称:“胡蜂是万万不能与中华蜂一起养的。”但是在大树脚村,目前养殖中华蜂的村民并不多。因此,蜂箱栅栏在选址时,只需远离中华蜂蜂箱处,即可最小化胡蜂对中华蜂的影响。

最后,大树脚村目前养殖胡蜂的村民较少,不具备防象规模。据此前有养殖经验的村民所说,村中每个村民小组大约只有一户人家养殖胡蜂。这也导致村里的胡蜂养殖技术并不成熟,且不具有高普及度。不过,也有多位有经验的村民表示,养胡蜂颇为简单,只需要知道如何在野外寻找胡蜂、并用泥土筑造出它所适宜的居住环境即可。

当地养殖中华蜂的蜂农在展示他的蜜蜂 图源:丁君周

实际上,不仅是在大树脚村,目前在国内,蜂箱栅栏的技术都处于萌芽阶段。但通过胡蜂防象是一个可以探索的方向。

一方面,胡蜂具有高攻击性,可以起到逼退大象的效果,同时其对环境的要求极其宽松,只需要温热、潮湿且昆虫丰富的环境即可生存;另一方面,对于面临人象冲突的村民而言,胡蜂的养殖较为容易,其蜂蛹也可以创造可观的经济收入。

而在国内,目前有野象出没的云南西双版纳、普洱、临沧等地,均适合养殖胡蜂。这也就意味着,胡蜂或许有机会成为国内缓解人象冲突的主要手段之一。

参考资料:

[1] King, Lucy, et al. “Beehive Fences as Effective Deterrents for Crop-Raiding Elephants: Field Trials in Northern Kenya.” Save The Elephant,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11, onlinelibrary.wiley.com/doi/pdfdirect/10.1111/j.1365-2028.2011.01275.x.

[2] Margrit, W. (2019, June 27). Can Bees Solve Human Wildlife Conflicts with Elephants? Nikela. https://www.nikela.org/can-bees-be-the-peacemakers-and-solve-human-wildlife-conflicts-with-elephants/.

[3] 王兴旺, 李涛, 卓志航, 邓忠彬, 杨伟, & 杨春平. (2015). 浅析胡蜂的资源价值及危害. 四川林业科技(02), 42-4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