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围栏,可以“拦”住云南大树脚村“人象冲突”吗?

电围栏,可以“拦”住云南大树脚村“人象冲突”吗?

作者:杨潇潇 毛钰鑫 余卓蔚(排名不分先后)

“逢年过节都不敢喝酒,怕出门和大象抱一起了。”小田坝村的刘大哥苦笑着说道。

近些年,随着北迁大象数量的增加,人与象之间的冲突越来越频繁。在生活着40余头野象的云南大树脚村,大象采食玉米、破坏茶田、闯入村民家中的情况尤其常见,给当地村民带来了严重影响。

云南大树脚村大象  图源:中南屋

“那边,就是大象最喜欢去的地方。”村民王大哥指着自己的家门口的庭院,无奈地咧了咧嘴。

王大哥家前后都是大片的玉米地。或许也正因如此,大象对他家格外“青睐”。哪怕不是玉米成熟的季节,大象也总是喜欢进他家“溜圈”。就在7月23日,王大哥家里再次被“入侵”。大象不仅把门后的玉米拖出来“享受”,还把装好的茶叶踩了一地。

大象进入村民家中所造成的破坏 图源:大树脚村村民

随着大象的行动愈发“肆无忌惮”,缓解人象冲突问题迫在眉睫。而在众多防象手段中,脉冲式电围栏是一个看似可行的解决方案。事实上,电围栏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已经得到广泛应用,具有显著的防象效果。

电围栏在全球的应用

脉冲式电围栏通过太阳能电池板供电。电源打开时,电流将由变压器释放10000伏特的直流电。当与电线接触时,大象便会受到足以起到警示效果的电击,但并不致命。

脉冲式电围栏太阳能板及电池 图源:余卓蔚

实际上,电围栏的应用经历了一个演变过程。在印度的一些人象冲突频发的村庄,不堪野象侵扰的村民们一度选择“私拉电线”——从高压电线或家用电线上直接拉电通到围栏上。当大象接触到这些致命的电围栏时,会立刻因触电而毙命。甚至有不少当地人因意外撞到围栏而死亡。

这样的情况屡禁不止。印度阿萨姆邦森林酋长直言:“2010年至2018年期间,约有750人和250头大象因人象冲突而非正常死亡。”而其中大部分死于这些违法的电围栏。[1]

改变的契机要追溯到2019年。在多方合作下,村民们违法私拉的电网终于被改装为24.5公里长的脉冲式电围栏。建成至今,尚未发生一起大象伤亡事件。这些围栏的优点也十分明显:其围绕村庄和农田搭建,并未阻碍大象通行;同时,人们也终于可以安心地在电围栏内部务农,不用再担心象群的威胁。

在印度阿萨姆邦,改装后的脉冲式电围栏采用双股结构,高2.5米,由太阳能供电。图源:Alolike Sinha

肯尼亚野生动物研究中心也曾进行过针对电围栏的对照实验。在2000年,该中心选择了安博塞利市的两个地点进行电围栏试点安装,并通过比较围栏内外所报道的人象冲突问题数量来评估其性能。

这些电围栏成效显著。据统计,围栏内的村庄每季在玉米上的损失仅为10美元,而围栏外则高达43美元。虽然围栏内的村民每年仍需要承担约4.9美元的维护成本,但是整体而言,电围栏仍旧有效遏制了村民们的经济损失。[2]

近年来,电围栏同样在国内得到了推广。在云南西双版纳,多个面临人象冲突问题的村寨都选择使用电围栏进行防象。

西双版纳的防象宣传海报。图源:中南屋

生活在景洪市的袁大哥负责了很多电围栏的安装工作。“这个就像我们用打火机,‘啪’地打到它(大象)的时候,就会吓到它嘛。”提起自己安装的电围栏,袁大哥露出了自豪的笑容,“电一次,就不会回来了嘛。”

谈及其是否会伤害到大象时,袁大哥摆了摆手:“不会的,没那么大电流。你们都可以感受下嘛。”袁大哥表示,建造电围栏后,不仅村民的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地里的庄稼也得到了保护。他翻出相册里的照片:“围栏外玉米地已经被吃秃了。但里面它进不去,只能在外面跺脚。”

在安装了电围栏的农田,围栏内的玉米完好无损,而围栏外的玉米则被“吃秃了”。 图源:袁大哥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不难发现,电围栏在缓解人象冲突问题上卓有成效。

有了电围栏,大树脚村能更好地防象吗?

在云南大树脚村,虽然目前存在比较严重的人象冲突问题,但是电围栏尚未得到应用。

自从2017年1月,象群闯入云南大树脚村以来,村民的生活难得安宁。其中,最严重的是——大象直接闯入村民家中,威胁到村民生命安全。

就在7月中旬,村民王大哥又接到了通知电话。“我家里(大象)又进去了。”挂了电话,王大哥无奈道。他还表示,如果有一户人家被大象入侵,那么周围的邻居可能都会“遭殃”。

实际上,大树脚村目前防象手段较为单一,以监象员预警为主,村民自主防象为辅。大树脚村目前设有两名专职监象员,负责跟踪大象动态、通知村民们做好预警和防范。通常情况下,监象员们每天会使用无人机锁定象群位置,并通过专门的手机应用、短信或者微信群等方式,将信息同步给村民,以保证其安全。

监象员通过手机应用发出防象预警 图源:软件截图

然而,监象系统的缺陷在于——难以追踪独象。“我们最讨厌的就是独象嘛。”村民李大哥说道,“走得又快,又不规律。”此外,由于监象系统只能预警,而无法干预,导致村民十分被动——大多数情况下,若大象进村,村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大象“打家劫舍”。

不难发现,大树脚村人象冲突的现状亟待改善。因此,村民们也在探索“更主动”的防象措施。例如,很多农户曾尝试搭建铁丝网,但其结果则不尽人意——大多数村民安的铁丝网并不能阻挡大象进入家门。

很多大树脚村村民拉的铁丝网,并不能有效防象。图源:中南屋

对此,王大哥不以为然:“他们就安了一层(铁丝网)嘛,也不高,大象一下就掀开了,就进去搞破坏了。”实际上,村民们安的铁丝网普遍为自费安装。但这些铁丝网要么“不够高”,要么“不够厚”,要么“不够紧”,很难成为有效的防象屏障。

除了铁丝网之外, 村民们前前后后还试过砸石头、射弹弓、放鞭炮、照电筒、烧篝火、修围墙……不过,无一例外的是,这些方法都难以持续:要么是成本太高,要么是防象效果不稳定,主要“靠缘分”。

而在目前得以广泛应用的防象手段中,脉冲式电围栏看似是一个更加可行的方案。

在大树脚村隔壁的电围栏 图源:毛钰鑫

首先,就现有防象措施而言,电围栏的防象效果更好。其既不会伤害大象,又能防止大象“搞破坏”。安装电围栏的袁大哥表示:“它(大象)电个一两次,就不会再去碰了嘛,对不对?”

其次,较高的性价比也是电围栏的优势之一。西双版纳的香烟箐作为“中国人象共处第一寨”,选择用由钢筋混凝土修建的防象围栏将整个村庄围了起来,长度约为1.3公里,造价超过170万元,防象效果卓越;而相比之下,同样有效的电围栏每公里的价格在4,000元至60,000元不等。如果村民与周边邻居协商,共同围绕住所安装低价位电围栏,其平摊价格几乎与安装普通的铁丝网持平。

最后,安装电围栏具有高度灵活性。村民可以根据自己的预算范围,自行向安装公司购买,既可以选择“先围人,再围田”,也可以选择与周边村民协商,共同将几户人家围起来,以保证安全。

由此可见,在防象手段相对有限的大树脚村,电围栏可谓是极具诱惑力的方案。

电围栏——机遇与挑战

尽管电围栏在方向上有着高成功率和高性价比,但其应用也正面临一些挑战。

最明显的——在大树脚村,很多村民目前对于电围栏的效果不够了解。谈及相关话题,王大哥直言:“电围栏?没听说过,有用吗?”他又补充道,“我们村民平常也不在底下讨论防象的事情。所以就算有其他人了解,我也不知道。”与之类似,同村的李大哥也说:“我知道隔壁村有装,但具体效果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

在村民王大哥家门口的玉米地,野象经常前来觅食。图源:中南屋

不仅不清楚电围栏的效果,大树脚村的村民也不了解其价格,认为一公里至少上万,“远超自己能承受的范围”。而实际上,根据材质不同,电围栏的价格也有较大出入。“就像有几千块的手机,也有几百块的。”袁大哥说道。

袁大哥(右二)在介绍电围栏。图源:中南屋

再进一步说,电围栏价格或许还能再低——因为其无须采用封闭式围法,长度可以缩短。例如,在西双版纳曼勐村,村民选择只在大象活动活跃的一侧加装十余公里电围栏。这样一来,既防了象,又省了钱。

然而,尽管“物美价廉”,但村民仍有担心的理由:大象的学习能力很强,有可能学会突破电围栏。

西双版纳野象谷的工作人员刘老师介绍,在非洲,有的大象会压倒金合欢树来破坏电围栏。然而,类似现象尚未在国内发生。在装了半年电围栏的曼勐村,目前除了一次因维护不当而为大象提供了“可乘之机”外,再没有发生过大象突破电围栏的事情。

而至于电围栏的“有效期”到底有多久、大象会不会“破解”电围栏,或许和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工作人员大藩说的一样:“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答案。”

西双版纳曼勐村安装的电围栏。图源:毛钰鑫

不过,就目前而言,电围栏能否有效更多和“人”有关——村民没有定期维护,是电围栏失效的关键原因。袁大哥强调,在旱季,3-5天之内需要清理一次电围栏上的落叶;而在雨季,则需要每天清理。

可以说,维护电围栏并非小事。而为了确保村民掌握维护方式,安装电围栏的团队通常会要求村民共同参与安装,并告诉他们维护电围栏的方式。袁大哥解释说,通过这种方式,村民们可以学习到电围栏维护技能,也可以自己处理其可能发生的故障。“电网就像一个孩子,你们要及时维护它。”袁大哥补充道。

尽管用电围栏来防象远非完美,但很有可能是目前最有效、最高性价比的方法。“有用的话,我们肯定愿意安嘛。至少这个价格我自己愿意安。”听闻电围栏的效果后,王大哥笑道。

参考资料

  1. Alolika Sinha(2020). How solar-powered fences mitigated human-elephant conflict in Assam. DowntoEarth. https://www.downtoearth.org.in/blog/wildlife-biodiversity/how-solar-powered-fences-mitigated-human-elephant-conflict-in-assam-71732
  2. John Kioko, Philip Muruthi, Patrick Omondi & Patrick I. Chiyo(2007). African Journal of Wildlife Research.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3688841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