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喀什地区,少数民族青少年职业规划的现状与挑战

新疆喀什地区,少数民族青少年职业规划的现状与挑战

作者:马子琪 任嘉晨 董雨实 朱玥(排名不分先后)

“我对未来没有什么规划,可能高考完填志愿的话,就填一些医学类的。” 当问起对父母所期待自己从事的职业有何打算时,热依莱如此说道。

职业规划是指青少年对自己的兴趣爱好、特点特长进行综合权衡,结合时代行业发展,确定最佳的职业奋斗目标,并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出行之有效的安排。

职业规划对于青少年的发展非常重要。比如美国教育坚持以职业作为生涯教育的导向,学生生涯规划教育贯穿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分别突出职业浸润、职业探索、学业管理、职业准备。德国各联邦大多也将职业生涯教育列为必修课程,在中学的七至十年级开设,不仅包括传统的课堂教学,还有形式多样的职业体验与社会实践环节。

然而和很多发展中地区类似,新疆喀什地区青少年的职业规划意识与能力还在很初步的阶段。在《维吾尔族大学生就业焦虑现状分析与对策》文章中表明,多数维吾尔族青少年“没能客观地分析评价自己,对自我的现在和未来缺乏连贯清晰的思考”,从而引发了就业焦虑等问题。

现状与挑战

具体来说,喀什的许多青少年缺少职业规划,一方面是他们没有思考未来要做什么工作的意识;另一方面,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如何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一步步具体的准备。

“在高考结束五天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到学校里填了志愿。我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学什么专业,要做什么工作的事情,最后是哥哥回家帮我在网上填写的。”目前正在读大一的阿依在回顾自己填报志愿的过程时说道。选择专业是职业规划中的重要一环,但在喀什地区,许多维吾尔族青少年很少有对未来专业进行了解的想法。

热伊莱是就读于新疆工程学院的准大四生,当她回顾自己高中阶段的职业规划时,她说自己没有过什么了解,也不知道怎么去了解,现在专业能源工程都是“瞎填的”。甚至在上大三之前,她对于专业内容仍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只知道老师说“挂科就不好啦”,但不清楚自己能胜任什么样的工作,为了找工作自己还需要做什么,如何规划未来的职业。“也许是销售类的吧,销售类工作门槛很低,技术类工作虽然对口,但是会比较难。”

虽然部分大学有职业规划讲座,但很多学生对具体求职的步骤和行动还是毫无头绪。在深喀社工站和中南屋(一家带领青年做调研和公益项目的社会企业)组织的职业规划工作坊里,很多即将要毕业的学生不知道什么是简历,也不知道怎么写一个好简历。有了简历之后,也不知道把简历投递到哪些地方。大部分学生甚至不知有招聘网站,也不明白该怎么去用。

图一:中南屋的学生与阿依图尔荪·萨迪尔交谈的过程

这导致许多青少年在职业发展甚至学业发展方面走弯路,浪费了时间与资金。

今年准大三的保险学学生古丽就是一个例子。她选择保险的契机仅仅是因为表姐是做保险的。有一次过节时,她的表姐送了非常贵的礼物,这让她认为这个专业就业情况还不错。但是古丽当时忽视了自己的劣势——不喜欢数学,数学也不好,而保险专业本身就会运用到很多数学的内容。在上学期间,她又发现大专学到的内容“百度上都可以直接查到”,感觉专业课的内容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古丽发现自己真正想从事的是教育。为了拿到教师方面的资格证成为一名老师,古丽需要在大专结束后考教育方面的本科学位。如果专科申本科顺利的话,这还要再花她至少4年的学习时间,以及额外的学费来完成这一目标。

当然,这里许多青少年也有相对好的职业规划,使得他们一步步踏实地迈向自己的目标。

即将毕业的米热阿依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在高中时便意识到了新媒体行业的风口,并且发现了自己对摄影的兴趣,高考过后也如愿录取到了重庆大学的新闻传播专业。在校期间她对自己的专业十分满意,声称“从未后悔过”。毕业后她计划先在重庆闯荡两年,然后再决定是否回到家乡从事新媒体行业。正因为她早早地对自己的特长、兴趣、和职业发展有了充分地评估,她才能如愿学到一个感兴趣专业,并明确的知道自己未来想要什么,又该做什么。

原因分析

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当地青少年缺少职业规划的意识和能力。

中南屋创始人黄泓翔老师对此深有同感。在中南屋和深喀社工站合作第一次在帕乡组织职业规划活动时,报名了26人,但最后只出席了2个人。第二次活动让村委会帮忙通知,结果一个人也没有来。“很多青年人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需求,也没有认为这个东西对他有用,或者他可能会觉得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黄老师在挨家挨户走访、和学生们深入交流后感慨道。

即使很多青少年了解未来的职业方向,他们也没有查找到相关信息的搜索能力,来了解行业现状和就业机会。

热伊莱在做职业规划相关的搜索时,她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并用微信上方的搜索框来搜索关于她专业“能源与动力工程”相关的内容。热伊莱说,她基本不用百度搜索,手机就只是用来看微信、刷刷抖音,就算搜索也只是在微信里面搜索。此外,她也不知道如何运用求职网站或者app来挖掘自己感兴趣的职业,查看企业的要求,并为此努力。

图二:中南屋的学生采访深喀社工站的负责任董老师

另一方面是因为家庭和学校中缺乏对青少年职业规划方面的引导和教育。

图三:中南屋四期学员与热伊莱做一对一的职业规划研究

热伊莱说,她从小看到家里的亲戚大部分都是医生或者老师,认为自己未来也可以在这两个职业中进行选择。小学的时候她想过要当老师,但是到初中看到老师要管调皮的学生非常累,觉得辛苦就不想了。后来爸爸跟她说“那就当医生吧,就学点医学方面的知识,护士也行。”热伊莱自己本身的态度也是“做也行,不做也罢。” 

同时学校也没能很好的引导和培训学生。大部分受访者说,高中的时候老师对专业设置也了解不多,因此不被允许去引导学生如何选专业、做职业规划,以免对学生造成不适当的影响。学生仅仅通过在高考后被分发到的一本厚厚的“志愿指南”来了解未来的职业规划,去问老师时,甚至部分老师也不清楚相关的专业、职业。

就算学校有相关的指导课程,它能起到的帮助也可以进一步加强。热伊莱就读的新疆工程大学每个学期有5节求职方面的大型讲座,教授怎么做简历、参加面试等职业技能,伊莱听说大四上学期会有教认识自我。然而她觉得这些课程大多是老师在念ppt,让她们自己体会。当问到这个课程对她职业规划的帮助时,热伊莱说,“应该有用吧,我也不清楚。”

未来发展

目前有许多组织在尝试帮助喀什的青少年培养职业规划意识,提高职业规划能力,也取得了一定成绩。

在2011年3月,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喀什)社会工作站(简称深喀社工站)正式成立。这是一个民间自主运营的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机构,以开发精品项目,培养本地社会服务人才为主要工作内容,帮助了许多弱势青少年、妇女等。

每一次课程会成立20人左右的小组,开启为期40次的课时,帮助学生职工发现其自身的优势、建立自信、分析性格和兴趣,以及选择适合的职业发展方向。社工站还通过团建、上课等方式,帮助青少年搭建自己的圈子,在优秀的圈子里互相鼓励,一起进步。

图四:中南屋第四期学员和喀什伯乡当地结对伙伴古丽米热职业规划后的反馈现场

到了2021年,深喀社工站为青少年开展就业软实力培训项目,为未来的职业目标做准备。项目包括教授喀什青年怎么找工作、如何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以及整个社会行业的情况、怎么投简历、面试、沟通等内容。

有一位女性职工因为深喀社职业规划课程的帮助,从“小透明”的普通职工,做到了主管的职位。开始时蒲老师发现她行动力比其他职工要好一些,随后她主动去参加社工站的各种巡演活动,最终社工站也将优秀员工的奖项颁发给了她的家庭。

从前她的家人从不希望她出来工作,在看到她取得的成就之后,开始全力支持她的选择。后来,她得到机会赴深圳了解内地的工厂现状后,这激发了她更进一步的念头。现在她已经成为了主管,并还会带领自己的小组,平日里开开会、分享经验,希望帮助更多的人成长。

中南屋组织职业发展工作坊帮助当地青年找到合适的工作。

在职业发展工坊中,认知自己是第一步。中南屋学员和热伊莱先深度访谈,了解她的学习背景、兴趣爱好等,再通过MBTI人格测试来帮助她了解自己。然后,根据热伊莱测出的人格结果匹配适合的职业,再结合她目前能源与动力学工程的学术背景,中南屋学员帮助她在网上查找相关职业的信息和就业要求。随后,中南屋学员教她学习使用求职网站,搜索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以及相关要求。从而为热伊莱针对性地准备简历等材料、做出具体行动计划。

小米谈及做简历的收获时也说到,“我之前不知道可以建立邮箱,现在我也有自己的邮箱了。”

图五:中南屋四期学生采访中南屋创始者间导师关于职业规划活动的看法

职业发展工坊还将继续根据以往所有的经验,改进教学模式。

“未来,我们也将和深喀社工站合作开展更多的青少年职业发展工作坊。我们希望能让青少年更好地认识自己,拓宽未来的选择方向。同时,我们也想推动当地青少年的就业,助力喀什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中南屋创始人黄泓翔说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