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牧业在喀什地区少数民族弱势群体帮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农牧业在喀什地区少数民族弱势群体帮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作者:吴俊尧,杨雨欣,刁文翔(不分前后)

    “如果能种好几亩地的水果,或者养10只羊,基本就不会贫困了。”伯然克什木乡十八村的农业专干说道。

    伯什克然木乡位于喀什市的东北部,离喀什市区约40分钟车程。2019年以前,伯乡的一些村庄仍是当地的深度贫困村——其中包括了伯乡十八村,近千户人家曾深陷贫困的泥沼。

    然而幸运的是,这里自然条件较好,盛产林果业,甚至被称为“百果之乡”。因此,无论是在从前脱贫攻坚的过程中,还是今天乡村振兴对农村家庭的进一步的帮扶,农牧业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农牧业在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生活中的角色:以伯乡为例

    对于伯乡的许多少数民族弱势群体而言,农牧业是他们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

    “你们那边如果没事的话去图书馆看书,我们这边没事就去放羊、耕地,这是两种世界。”在谈到自家果园的时候,家庭刚刚脱贫的伯乡十八村大学生小米说道。

    伯乡十八村的村民布尼介绍了他们家庭的年收入结构:“我的临时务工收入是12000元一年,红枣和葡萄卖出去是13000元,然后养殖的收入是5000元,加上没有卖的麦子就是50000元。”

    这个一度贫困的家庭在他们的八亩农田上种植了玉米、小麦、葡萄,这些作物和两头黄牛为布尼亚米尼家庭带来了大部分收入。这些大部分由农牧业带来的收入支撑着这个经济压力不小的家庭: 8岁罹患脑瘫的孙子每天所需约100元的治疗费用和药费、大女儿每年5000元的学费和12000元的生活费等。

    在农牧业中,林果种植业对于当地而言是一种比较稳定的收入来源。

    “林果业是伯乡十八村最主要的农业产业。”十八村的农业专干说道。 

    伯乡生产的水果主要有石榴、葡萄、无花果等温带作物。其中,石榴、无花果都是经济价值比较高的作物。大部分的伯乡村民介绍道,在这两年的市场上,一公斤石榴可以带来6到18元左右的收入,而一个无花果就可以卖出1元左右。

    “我们家去年卖无花果的收益是3000元。”小米说道。她家总共有15棵无花果树,每年每棵树能稳定产出三次,约250个无花果。每次他们采下的无花果都能当天在喀什市区的市场售空。这也给家庭经济收入比较低的小米家带去了不少的收入。

    除了林果业外,畜牧业也在伯乡农民的经济收入中扮演重要角色。

图一:中南屋学生向当地农户了解果园情况

    “如果想帮一户人家脱贫,最快的方法就是给他们10只羊。”村里的农业专干介绍道。羊两年能生三胎,而一只小羊就能够卖出1000元左右。

    当地养殖的牲畜通常包括牛、羊、鸽子和驴。农户根据牲畜的种类通过繁殖,配种,产奶和育肥盈利。因为相对高的收益,养殖常被农户视作重要的经济来源。

    “去年家里卖了十只羊,八只大羊九千。”农户吾日古丽说道。通过养殖,她家的年收入从几年前人均二千到今年已经人均将近一万。

    农牧业对于当地农民尤其是弱势群体而言作用巨大,但发展农牧业并非易事:劳动力匮乏、生产资料不足等问题,往往是弱势群体发展农牧业的主要障碍。

    农牧业的生产重度依赖家庭中的劳动力。对于一些弱势群体家庭而言,成年人患病导致家庭劳动力匮乏,是他们无法充分发展农牧业的主要原因。

    小亚是伯乡十八村的一名职高学生,家里曾经有15亩地。但由于家里成年人患有心脏病,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如今只能耕作8亩地,减少了许多创收。

图二:十六岁青年小亚的阿姨作为家中目前仅有的劳动力需要支持家中五个孩子的抚养和丈夫的治疗

    农户家中的牲畜、果树和农田等资产缺乏导致的产量不足则是另一个主要问题。

    五年前,一场大火烧毁了阿依古丽家的羊圈。这造成了经济损失的同时,也使他们家因为缺乏资金修羊圈而无法重新养羊。即使如今他们通过多年的积蓄重新修葺起羊圈并购买了母羊,但又因为他们无法负担购买公羊的开销而迟迟不能进行配种繁育。

    此外,这个家庭在仅有四亩地的情况下,种植葡萄的产量很低。“去掉自己吃的部分,去年卖出去的葡萄仅有三五百块钱。”阿依古丽说道。

    然而,这个因需要照顾一个罹患脑瘫儿子而失去劳动力的家庭,需要负担一个孩子大学生活的每年五千元学费和其余四个孩子的抚养。虽然政府给予低保,保障该家庭的基本生活,但由于生产资源的匮乏,整个家庭生活在经济收入低的阴霾之下。

图三:阿依古丽的母亲因为需要照顾罹患脑瘫的女儿,只能趁家里有人照顾时打零工补贴家用

各方的农牧业帮扶弱势群体之路

    考虑到农牧业在当地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重要地位,近年来各方从农牧业的不同方面为他们提供帮扶。

    政府在农牧业帮扶上主要采取了以下四个措施:发展庭院经济,技术宣讲,帮忙配种和联系企业统一收购农产品。

    2018年起,当地政府开始大力发展庭院经济,推动农户在自己院落周围进行生产。在喀什地区,政府提供资金供农户进行葡萄架的搭建和院落的修葺;同时免费提供种子和施肥服务,有效地帮助农户在农牧业上提高收入。

    阿依古丽家就是一个典型的因此受益的家庭。庭院经济让因为要照顾脑瘫孩子无法长期出门务工的奶奶得以在家里种植红枣、葡萄——四亩地的农产品能为这个家庭带来约800元的收入,缓解了家里部分的经济负担。

    同时,政府也在当地定期开展农牧业技术的宣讲。技术人员每15天就到农户家中进行包括农药施打和果树修整知识的宣讲,有效减少了病虫害的影响,为农户增收。

    “现在都知道要打药了,打了药就好很多了!”谈起定期宣讲的效果,村干部难掩激动——从前因为植物的病疫不能及时处理,农民常常只能通过砍伐果树来防止病疫的传播,保护果树的健康。这导致经济收益大大降低。

    为了保证劳动力不足的农户也如期丰收,村政府会派遣林果队员到农户家里协助采摘。如今,这样的问题不再会影响农户家庭林果业的收获了。

    “特别满意!”农户布尼在提到村政府在种植方面的帮扶时说道。在这户家庭中,两个老人作为家中的劳动力,需要负责照顾脑瘫孙子的治疗,同时还要抚养另外两个孙子。村政府不但定期组织人员到家中帮忙采摘和打药,还为爷爷介绍了工作。此外,村政府还为这户人家找好销路,该家中因疫情滞销的水果也都纷纷销售出去了。

    如今,劳动力的缺乏不再是困扰这个家庭生产的主要原因了。

    与此同时,公益组织也开展了许多生计发展的项目来帮扶弱势群体。其中,深喀社工站的“小母羊”和“驴宝贝”项目就是典型的例子。

    深喀社工站成立于2011年3月,是南疆的第一家由政府主导、民间自主运营的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机构,以推动喀什社会工作发展、培育本土公益组织、培养本土社会工作人才和开发与实施精品项目为主要业务。

    在2011年和2019年,社工站分别开设了“小母羊”和“驴宝贝”项目。“驴宝贝”项目是向经过挑选的贫困妇女赠送母驴来帮助增收。深喀社工站通过要求农户在母驴第一次产仔后将驴崽赠送给下一位需要帮助的妇女,从而实现项目的延续。三年来,项目通过赠送的52头母驴、能力培训让这批经济收入低的农村妇女获得生计资本和发展的能力。

    吾日古丽是第一批从“驴宝贝”项目受益的农户妇女。三年前,深喀社工站为家庭人均年收入不足2000元的她赠送母驴。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吾日古丽通过卖驴奶获得了5000多元的经济收入。后来驴仔长到一岁时,吾日古丽将它卖了出去,又获得了5000元的经济收入。加上家人的陆续就业,吾日古丽家现在的家庭年收入达到了32000元。

    驴宝贝项目除了给她家带去经济收入,也帮助她拓宽了视野。

图四:吾日古丽家里通风和卫生条件良好,已经在项目的帮助下用上了现代的挤奶和消毒工具

    “在参观养驴的地方,我看到了挤驴奶的过程,学会了挤驴奶, 知道了怎样饲料有营养,还有母驴的妊娠期给它们吃什么饲料,现在我都会直接用机器给挤奶了!”古丽回忆起参观养驴基地时的场景时仍难掩激动。

    然而,这些农牧业帮扶的项目在开展过程中其实会遇到许多困难,走不少弯路。

    如今“小母羊”项目问题是“礼品金”的回收。“小母羊”项目通过给农户“礼品金”用于买羊,希望可以帮助贫困的农户实现生计发展。在规定的时间内,农户在实现增收后需要偿还当初发放的“礼品金”。因为农户家庭经济情况、疫情等原因,“小母羊”项目礼品金的回收至今仍然在缓慢进行中。

    “项目周期太长导致变数过多,例如政府出台很多政策会影响到项目的执行。”负责项目执行的深喀社工站社工哈斯耶提无奈地说道。

    “驴宝贝”项目遇到的主要问题则是驴的繁殖问题——部分母驴受孕困难,目前的51头母驴中仅有一半产仔。

    “收益好的都已经产了第三头了,收益不好的一头没产,真的是白养两年。”社工哈斯耶提惋惜道。

    除了公益组织,政府的农牧业帮扶工作也经常遇到障碍。村里希望带动农民们更换良种石榴以提高收入,但更换品种往往需要砍去现有的果树并等待至少五年的时间。考虑到时长和潜在收入的损失,大部分村民不愿尝试。

    “在农民看到我们实验结果的情况以后,他们也许就会愿意把老树砍掉了。”村里的农业专干若有所思。                                                                                                                            

    虽然存在困难,但是总体而言,伯乡十八村的农牧业正在向着一个积极的方向发展。

    针对“驴宝贝”的项目情况,乡政府有计划组建合作社将52头驴集中饲养。

“集中饲养的话,不但可以解决饲料问题,最主要的是能够科学地解决母驴配种率低的问题,从而为妇女们创收。”社工哈斯耶提说道。

图五:中南屋为驴宝贝项目捐赠的新一批两头母驴,捐赠给了当地的两户有需要的农户家庭

    “14年我统计他们的收入,把他们的名字写到扶贫板上。现在他们的收入高了,脱贫了,就业稳定了,生活也好了。”村里的农业专干开心地说道。

    随着政府和公益组织深耕喀什的伯什克然木乡,用农牧业进行帮扶,当地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