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防象”的“防象灯”,如何缓解云南大树脚村“人象冲突”?

不“防象”的“防象灯”,如何缓解云南大树脚村“人象冲突”?

作者:谢宛真 李百佳 石扬(排名不分先后)

近几年,在云南南部地区,野生亚洲象栖息地和人类生活区域不断发生重合。由于“人象共居”,多地人象冲突频发,其中就包括位于云南边陲的大树脚村。

大树脚村的象群|图源:林一帆

人象冲突带来了严重后果。一方面,大象会采食并破坏农作物,造成村民的财产损失。

以玉米、水稻为首,凡是人类喜欢吃的农作物,普遍也是大象眼里的“美食”。大树脚村的刀姓村民对此就深有感触。面对频繁被大象光顾的玉米地,他无奈地表示道:“熟的玉米大象爱吃。(原本)八月底可以收成,但大象七月底就会把玉米吃掉。”

被大象踩过的玉米地|图源:杨沐之

另一方面,大象还经常踩坏村里的茶田。谈及此,王姓村民随手一指自家田地:“如果象群过路的话,它能踩到几百棵(茶树)。”

不过,比起经济的损失,当地村民更关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只要家附近有象,村民们大多不会出门,“开会都取消”。更有村民曾经在大象登门“拜访”时,被吓到心脏病发作。

村民王大哥家被大象撞坏的门|图源:李百佳)

不难发现,大象给村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困扰。而为了缓解人象冲突,村民们采取了许多措施,比如安装铁丝围栏、放鞭炮、烧火等。有些方法一开始有效果,但却不长久。村民李大姐就说:“用鞭炮,才来一两年的时候,它(大象)还会怕。这几年管不着了啊。”并且,一些可能给大象带来伤害的措施,村里也早就弃之不用了。

为了阻止大象通过而点燃的轮胎|图源:李百佳

村民们也从未放弃探索新的防象方法。目前,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使用价格相对低廉的防象灯,希望通过频闪的灯光“吓退”大象。

而这些正被广泛使用的防象灯,其防象能力究竟几何?

防象灯,可以防象吗?

大树脚村目前使用的防象灯,实际上已在多地得到运用。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在非洲和印度应用的案例。

比如,在人象冲突较为严重的印度南瓦亚纳德的林区边,村民们在森林边上安装了LED彩灯用以防象。当地丛林工作人员透露,自从安了灯后,即使在水稻收获的一个半月里,这里都没有大象进入。

类似的,博茨瓦纳的乔贝飞地也是一个人象冲突高发地。无国界大象组织于2016年在农田中尝试了“太阳能频闪光栅”来帮助当地村民防象。这种栅栏由太阳能频闪灯、木柱组成。考虑到大象可能会适应灯光颜色,无国界大象组织使用了具有不同颜色的频闪灯,每周进行轮换。

从结果上看,“太阳能频闪光栅”的效果可喜。经过两年的试验,大象只有两次进入这些屏障,一次是被农民追赶,另一次则是因为一处灯光掉落。因此,当地农民大多对灯表示认可。有农民说:“在我的田地里有灯之前,侵袭的大象更多,很难成功收获(庄稼)。但是安灯之后,我已经成功收获了两个季节的庄稼。我们真的认为灯有效。”

除了防象之外,频闪灯光也可以起到驱狮的效果。在肯尼亚奥佩杰塔保护区生活着数头狮子,常常进入周边村民家里觅食。于是,奥佩杰塔保护区便在村民家的牛羊圈上安装了太阳能频闪灯。保护区工作人员伊恩(Ian)说,自从装了灯之后,村民的牲畜再也没有被狮子吃掉过。

灯光之所可以成功驱赶大象、狮子等,其原因大致有两点。

第一,无国界大象组织组织推测,频闪的灯光会制造有人类活动的假象。在非洲很多地区,盗猎大象现象严重,导致大象对人类常有恐惧。为了自保,它们便会与灯光保持距离。与大象相似,狮子看到频闪灯光时,同样会以为人类就在附近。而其害怕人类的猎枪,不会靠近。

对此,伊恩补充道,灯光能成功驱狮,与其频闪令狮子感到不适也有关系。

第二,灯所具有的照明功能,也能帮助人们防象。

在人象冲突频发区域,夜间往往一片漆黑。有了灯光,人们便能及时看清大象的位置,从而可以提前躲避,保障自身安全。

基于非洲驱狮与驱象的经验,2021年,社会企业中南屋也在尝试为大树脚村安装太阳能防象灯,以期缓和人象冲突。截至目前,中南屋已在野象出没频繁的地点安装了约90盏防象灯。这款防象灯具有常亮和频闪两个模式,后者专为驱赶大象而设计。

防象灯成果展示图|图源:中南屋

防象灯,为什么在大树脚村“失灵”了?

虽然防象灯在非洲与印度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但是到目前为止,防象灯在大树脚村的“防象”效果却不容乐观。

大部分受访村民认为,防象灯对大象的威慑能力有限——大象并不害怕频闪灯光。一位村民说:“王大哥家也装(防象灯)呀,象来的那次灯也亮了呀,象也大摇大摆地进来。”村民张大哥在家门后的芭蕉林前也装了一盏防象灯,但在晚上,大象还是“无视”灯光来吃芭蕉。

村民家装的防象灯|图源:谢宛真

大树脚村的大象,为什么不害怕防象灯呢?这可能是因为,在村里常驻了四年的大象,早已适应了人类社会各种类型的灯光。对此,大树脚村的监象员马大哥说:“(象群)各个方面的生活习惯一直都在改变。以前它是怕人的,现在就不怕人了;以前它是怕光的,现在不怕光了,一直在改变。”

村民们的说法也验证了马大哥的话。大象刚来的时候,许多村民会用手电筒照射大象的眼睛来“闪退”大象。但现在,大象早已不再会被灯光吓到了,反而有时会被激怒,进而径直向人冲去。

类似的,专注于用频闪灯光防狮的奥佩杰塔保护区工作人员伊恩也表示,防狮灯对大象不起作用——大象不会害怕灯光。

实际上,有多名海外研究者也提出了相似看法。一份早在2000年发表的研究中便提到:当大象多次面对某种不会对它造成实际伤害的威胁(如灯光,噪音,警告等)时,它们便会逐渐变得不再畏惧。

关于大象的适应能力, 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国际野生生物学会西部分项目主管赵怀东老师也指出:大象的智商较高,相当于五六岁的小孩,适应能力也强。其也许刚开始会短时间地被频闪灯吓到,但逐渐便会发现“诶,这家伙其实没什么危害”。赵老师说道:“大象是很难会被吓唬住的。要真正把它伤害了才能吓唬住它。”

而大树脚村的村民们可能真正伤害到大象吗?答案是否定的。由于亚洲象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且身躯庞大,村民们既不敢、也没有能力伤害它们。如果大象在村里活动,村民们唯恐避之不及。因此,当大象意识到村民们不会伤害自己时,自然也不会害怕人类的灯光。

既然频闪模式效果不够理想,那么这些防象灯是否“安了个寂寞”?

但是,防象灯依然有用

在回访中,我们发现,村民对于防象灯的看法并非仅为“无用”。

一方面,大部分安了灯的村民都对其照明功能表示认可。

目前,大树脚村的照明较为匮乏,天黑后通常一片漆黑;即使在安了路灯的地方,还有部分村民认为现有的路灯不够亮,“有时候会看不清路。”

因此,如果大象夜晚在村庄附近出没,那么灯光的匮乏便会让许多村民难以分辨清楚。于是,当大象靠近寨子时,村民几乎都选择在夜里闭门不出。村民王大哥说:“只要大象在,晚上你就不准行动,不能出车,人也不能走,(因为)随时都(可能)会遇到。”

而功率为200瓦的防象灯,则可起到良好的照明效果。若将防象灯安装在大象经常出没处,既能使人看清周围的路,也能方便人在大象活动时及时发现并迅速躲避。况且,与传统路灯不同,防象灯使用太阳能供电,且安装容易、易于使用。

村民刀大哥家安装的防象灯|图源:李百佳

而另一方面,虽然频闪灯光的防象效果遭到不少质疑,但对其表示认可的村民也不在少数。他们认为,使用防象灯确实阻止了大象进入家门。在村里经营农家乐的杨姐就表示,自从在饭店入口安装防象灯后,大象就再也没有进来过。

另一位王姓村民也对防象灯的驱象效果很有信心。他表示:“闪光模式肯定管用嘛。它(大象)来了之后你再(把闪烁频率)调快一点,肯定管用”。

因此,除了起到照明作用,防象灯的频闪模式可能并非完全无用。照此思路出发,防象灯其实有改进提升的可能性。

一方面,一些村民曾安装了高密度的防象灯,其防象效果较好。鱼庄老板阮大哥就在大象经常进入鱼塘的地方装了六盏防象灯。阮大哥装的灯不仅数量多,角度和位置也比较多样,对象的刺激也可能更大一些。阮大哥表示,自从装了灯以后,大象再也没在晚上来过了。可以推测的是,防象灯是否能有效“防象”,可能与安装灯的密度与角度有关。

阮大哥家装的一盏防象灯|图源:李百佳

另一方面,防象灯可以与其他防象措施同时使用,从而起到更好效果。

监象员马大哥就表示,村民们自己拉的铁丝网也可以防象;如果将铁丝扎得密一些、桩子打的结实一些,其防象效果就很不错——但是,其弊端在于路过的人可能会不小心撞到网上,被铁丝误伤。因此,如果能用防象灯搭配铁丝网使用,既能防象,又能照明,同时还可以防止他人被误伤。

一位村民将铁丝网、防象灯、声音报警器结合使用|图源:李百佳

另外,防象灯还可以和蜜蜂防象结合。在部分非洲地区,村民会在农田前挂一些蜂箱,并用绳子或铁丝连接。当大象来到农田前,碰到绳子或铁丝时,蜂箱受到震动,攻击性极强的非洲蜜蜂就会飞出叮咬大象,从而起到驱象效果。 “拯救大象(Save the Elephants)”组织曾在多地试验了蜜蜂防象的方法,颇具成效。

但是,与非洲蜜蜂不同,亚洲蜜蜂在夜间活跃度较低、攻击性较弱,不能有效驱逐大象。而如果在蜂箱旁安装防象灯,给蜜蜂足够照明,或许同样可以让蜜蜂在晚上也能保持活跃、并发现大象位置,进而叮咬大象。

不难发现,防象灯若想发挥最大作用,势必需要与其他防象方式相结合。正如赵怀东老师所说,我们研究驱象方法的目的,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方法正确,而是各取所长,方可起到最佳效果。

防象灯具有照明功能和潜在防象功能,且低成本、易于安装,尝试对其进行改进意义非凡。我们同样期待,在社会多方的关注下,更先进、灵敏、有效的防象系统能够早日得以研发,有效缓解大树脚村的人象冲突问题。

大树脚村的象群|图源:鲁樾宬

参考资料:

  1. Caitlin E. O’Connell-Rodwell, Timothy Rodwell, Matthew Rice, Lynette A. Hart (2000), Living with the modern conservation paradigm: can agricultural communities co-exist with elephants? A five-year case study in East Caprivi, Namibia, ELSEVIER
  2. CSIRO News (2017) Helping farmers detain pests-VPDaD, https://research.csiro.au/robotics/helping-farmers-detain-pests-vpdad/
  3. Dr. Tempe Adams (2020), Elephant don’t like the disco!, Botswana-based wildlife NGO Elephant Without Borders, https://africanelephantjournal.com/elephants-dont-like-the-disco/
  4. K. R. Rajeev(2018), After trenches and walls fail, ‘disco lights’ keep jumbos away, TNN, http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city/kozhikode/after-trenches-and-walls-fail-disco-lights-keep-jumbos-away/articleshow/67018603.cms
  5. Tempe S. F. Adams, Isaiah Mwezi, Neil R. Jordan(2020), Panic at the disco: solar-powered strobe light barriers reduce field incursion by African elephants Loxodonta africana in Chobe District, Botswan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